星空琴行创始人3000万美元买到的这四个惨痛“教训” | 资本智库

摘要: 从一家明星创业公司到匆匆关门,星空琴行短短数日的遭遇引发一片哗然,令人唏嘘。

11-10 00:05 首页 天使茶馆

事件始于五天前。9月2日,多地用户反馈,星空琴行在全国的所有门店一夜之间关闭,并且毫无征兆。星空琴行在全国拥有近60家钢琴培训体验店,牵涉用户甚多;而创始人周楷程曾是明星创业者,因此事件备受关注。


资料显示,星空琴行的创始人周楷程,曾供职于阿里巴巴6年,是阿里中供团队的一员,2004年加入阿里,从底薪1500元的销售做起,6年奔波了8个城市,2011年3月离开阿里时是大区副总。


离开阿里后,周楷程在易到用车呆了1年,彼时易到用车也是刚起步的创业公司,他负责易到用车的运营管理,并让该业务迅速铺向全国,随后周楷程决定离职创业,投身钢琴领域创立“琴语琴愿”。


而周楷程选择钢琴教育的原因看似也很偶然——据媒体报道,他其中一个合伙人于铮的妻子曾经是钢琴科班出身,并在杭州开了几个店做琴行生意(艺术培训),而且收益还不错。


最初,出身B2B的周楷程与其团队希望成为全国钢琴领域最大的渠道商,却很快发现这并不是一条通路。“最初想做一个行业的平台,做供应链。走完六个月,发现钱烧光了,路没有走通。”周楷程在一次公开分享中表示,“我们当时认为有供应链的需求、有招生的需求,结果发现情况跟这无关,很多需求都是伪需求,老师决定学生到底买什么琴、进什么货”。


2014年,O2O概念非常火爆,星空琴行抓住机遇大肆扩张,在2015年顶峰时期覆盖了21个城市,75家直营门店,员工也突破了1000人,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。


星空琴行2016年财务报表显示,公司实现营收3.12亿人民币,这不仅与创始人周楷程2016年5月对外宣称的当年预计营收8-10亿相去甚远,也与星空琴行1000名员工、六十余家门店的规模似乎不相符,而高达5亿多的差距意味着星空琴行资金链岌岌可危了。


按理说,虽然资金链岌岌可危,但毕竟留有时间缓冲,不至于让星空琴行毫无征兆地“关门”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让一家明星公司一夜“猝死”?


先看创始人的说法。9月2日,星空琴行CEO周楷程发给员工的一封内部邮件称,这两天发生了大量门店聚集事件,公司也一直在和投资人沟通,由于目前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,所以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。


换言之,在创始人看来,是因为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,直接导致了公司暂停所有门店营业。


但投资人似乎并不同意这一说法。前顺为资本相关项目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,“这件事情上,投资人也是受害者,损失了大量投资款。运营权当然还是在公司的创始团队,并不实际运营公司 。所以,创业团队把责任全部推到股东身上的这种方式,我表示很难理解。”


从2012年到2015年,星空琴行在3年时间里共获得4轮融资,金额近3000万美元:


2012年7月份拿到了九合创投王啸(百度七剑客之一)数百万元天使投资;

2013年8月获得雷军的顺为资本投资300万美元A轮融资;

2014年9月获得蓝驰创投领投的500万美元B轮融资,其中顺为基金继续跟投;

2015年6月获得嘉御基金领投的C轮2000万美元融资,顺为资本和蓝驰创投跟投。 


耐人寻味的是,今天的通告中,提到了“我们的投资人更是没有放弃我们”。此前,有消息称星空琴行正在谋求新一轮融资,有分析称投资方不忍心看着之前投的钱打水漂,可能会注资“续命”善后。


经过此次风波,星空琴行已“元气大伤”。这家公司打破了“C轮死”的魔咒,却倒在了D轮融资前。


有趣的是,周楷程曾经作为创业导师,指导创业者如何活下来。在网上,周楷程给创业者分享的《拿过C轮融资的告诉你 如何一轮轮活下来》一文仍可以搜到,如今读来更觉物是人非。


1、天使轮:你的项目是刚需吗?


周楷程回忆,“我们从2012年6、7月份拿的天使轮,做到2013年2月份资金链就做光了,我们完全没有走出一个模式”。星空琴行一开始想做中国最大的钢琴渠道商,三个月投了五千万进来,最后发现一点价值都没有。吃了大亏之后,周楷程总结了教训:创业一定要找一个刚需的项目。


2、A轮:雷军用三个问题拷问自己的商业模式


星空琴行在2013年的8月份拿了雷军的A轮融资,当时雷军问了周楷程三个问题:第一,这个市场能不能开50个到80个站点?第二个问题,团队有没有能力开出50个到80个站点?第三,每个店能不能做到50到80万的营业额?如果能够实现这三个目标,基本上三年可以做到6到8亿规模的公司,可以上市。


周楷程和团队后来反思,这三个问题其实跟商业模式是一样的逻辑,“最终商业模式是我赚谁的钱,到底多少钱可以赚,我有什么优势可以赚,这是我们所有人去思考的问题”。


3、C轮:想清楚公司价值


在C轮融资前一天,周楷程跟美团张伟聊天,他认为星空干了美团干不了的事情,线下还是有机会的,因为线下是不可复制的,而且流量远远低于线上流量成本。


结果,教训是惨痛的。“很多时候我们往往以我为主,自己凭空想象,包括我自己做天使投资投的项目,一半成功一半失败,我们看到的很多项目违背了人性,所以你们做任何事情要想,自己会不会买这个服务。”周楷程总结。


4、D轮:小心被岔道诱惑


“在往前走的过程中,会有无数条岔道,你千万不要被岔道诱惑掉。”周楷程在苦口婆心地提醒别人时,却不知自己早已走上了岔道。完成C轮后,公司快速扩张起来,在做琴行的同时,将业务扩大到所有培训领域。琴棋书画都要有,这是周楷程当时的想法,而且他还通过并购、投资控股了一些教育团队、甚至是物流运输项目。


“很多商业模式开始是成立的,结果发现自己散了,不知道自己的主业是什么,这是最要命的。”一语成谶,周楷程恐怕不会想到,星空琴行也会落到如斯下场。


在2017年初,周楷程曾反思道:因为阿里人的执行力,会导致一旦方向错了会非常快的向错的方向发展,所以我们现在更加看重的是定方向。


然而,这时已经晚了。


作者 | 刘全

来源 | 新芽newseeds

  • 括股东会员、黑金卡会员、金卡会员和普通会员,目前已服务会员超过2000人。

  • 会员服务包括:来自300位一线投资人导师的知识分享、每年500个优质项目推荐、50场线上线下交流活动、以色列/硅谷国际游学、基金及母基金投资合作等。

  • 会员咨询、优质项目推荐及业务合作请联系:茶小二(微信/电话:18301366026)


徐小平 | 蔡文胜 | 罗明雄 | 薛蛮子 | 桂曙光 | 阎焱 | 童士豪 | 熊晓鸽 | 李竹 | 张颖 | 王刚 | 汤旭东 | 罗茁 | 刘小鹰 | 朱啸虎 | 吴世春 | 黄明明 | 王利杰 | 刘国炜 | 钱中华 | 董占斌 | 陈玮 | 刘凡 | 郑兰 | 章苏阳 | 肖冰 | 王浩泽 | 成妙绮 | 李浩 | 王求乐 | 刘芹 | 高燃......




首页 - 天使茶馆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