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三翼之战——铁木真的人生转折点|故事

摘要: 微信IDEYEONHISTORY文|[美]杰克·威泽弗德 译|温海清等摘编自《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》,重

12-11 06:38 首页 看历史

微信ID

EYEONHISTORY




文|[美]杰克·威泽弗德 译|温海清等

摘编自《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》,重庆出版社出版



铁木真与札木合分裂



《秘史》叙述道,1181年5月中旬,札木合要求拆除冬季营地,向更远的夏季牧场迁徙。跟往常一样,札木合与铁木真并驾齐驱,处在追随者和牧群的长长队伍的最前头。

 

但也就在那天,札木合决定不愿与铁木真一起分享他的领导位置。或许札木合意识到,铁木真已经在那个群体的其他成员当中深得人心,也可能札木合只是对于铁木真的存在已经感到厌倦。

 

他对铁木真说,他本人该带着马匹在靠近山坡的地方安营扎寨,而铁木真则应带着并不重要的绵羊和山羊,在靠近河边的地方建立另一个营地。白骨头的札木合似乎在表明,他的权力就如牧马者一样,要比黑骨头的铁木真——被视为牧羊娃——的权力更大。

 

根据《秘史》记载,接到这一命令后,铁木真就后移到正在行进中的自己家族和牲畜所在队伍的尾部,去征求诃额仑的意见。他似乎困惑不已,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反应。

 

然而,一听到铁木真向母亲讲述的这一情形,孛儿帖便打断他们的谈话,愤怒地坚持说,丈夫与札木合的关系已经破裂了,并且认为无论谁都得走属于自己的路。

 

夜里,当札木合停下来安营扎寨、过夜休息的时候,铁木真和他的小部分随从秘密地潜逃了,为了能与札木合保持尽可能大的距离,以避免他追赶,他们彻夜不断地前行。按照计划或出于自发性的选择,札木合的许多部下追随铁木真逃走了,当然也带走了他们的畜群。尽管这是在分裂他的部族,但札木合并没有去追赶他们。

 

在1181年夏初的一个夜晚,两位年轻人间的分裂后来发展成为二十年的战争,这一战争既使铁木真和札木合都成为蒙古勇士的领袖,也使得他们成为冷酷相待的死敌。



铁木真建立政权



与札木合分裂后,年仅十九岁的铁木真似乎已决心要成为勇士领导者,他要吸收自己的追随者,并建立自己的权力基础,而最终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一名可汗,成为难以驾驭的蒙古部落的领导者和统一者。

 

在那一追求中,他的首要对手将是札木合,而在这场内战中,他们的长期敌对状态,也将逐渐把全体蒙古人卷入其中。两位竞争者将在接下来的四分之一世纪里,相互掠取畜群和妇女,袭击并残杀彼此的追随者,他们将一决雌雄:到底谁将最终主宰全体蒙古人?

 

在接下来的岁月里,在从朝秦暮楚般的结盟到死心塌地般的忠诚之间不断变化的情形中,札木合和铁木真各自在蒙古人中争取到一批家族和部落;然而,两者都没能将所有的蒙古世系统一到一个像客列亦惕、塔塔尔和乃蛮那样强大的部落之内。

 

根据蒙古人的口述历史,他们曾一度处于一位可汗的统一之下,但在最近的几代,没有人能再重新统一他们。

 

1189年,即鸡儿年夏天,也就是在跟札木合决裂八年之后,二十七岁的铁木真决心争夺可汗,即蒙古人首领的称号。他希望,一旦宣称拥有那个头衔之后,他将能吸引更多的札木合的追随者,并进而将这种宣称变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。

 

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这一宣称至少可能会在两人之间挑起一场决战,而且可能更具决定性地解决两人间的对抗。


电影《蒙古王》剧照


铁木真将追随者召集到靠近名叫“心形”山麓的蓝湖旁边的草原上,在那里他们举行了称为忽里台的传统议事会。所有与会的家族、世系和氏族,都只是为参加选举而来。他们的出席将表明他们正式承认铁木真为可汗,只要能吸引到一个法定与会人数就是胜利。

 

在这样的特殊时刻,通常会列有一份出席名单,并被保留下来以作为确认选举的一种形式,然而此次没有记录留存下来,这或许表明到场的人数不多。属于蒙古部的许多草原氏族,也许是其中大部分氏族,仍然支持札木合。

 

铁木真的部落现在由他自己的家族、一伙“伴当”或朋友,以及部分离散的家族所组成,相对于其他草原部落来说,它是很小的,而且铁木真仍然臣服于汪罕。

 

为表明他的新头衔并不是在挑战汪罕,铁木真派遣一位使者到客列亦惕领导人那里,重申效忠汪罕,并请求他的批准。使节仔细地解释说,铁木真所追求的一切,都是为了在汪罕和客列亦惕部落的领导下,将分散的蒙古氏族联合起来。

 

既然他们仍旧维持对自己的忠诚,汪罕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解释,但对蒙古人的统一似乎还是有点担忧。他希望臣服的蒙古人保持分裂状态。他对两位年轻人的雄心都给予鼓励,却又在他们之间挑拨离间,企图让他们都处于弱小状态,并为客列亦惕可汗所控制。

 

铁木真自认为足以胜任一个小集团的可汗,在获得支持之后,他在自己的部落内,开始了确立一种独特权力结构的基本过程,并要求民众以他青年时期的教训为戒。

 

首领的综合性大帐篷,被当作部落中心或第一宫廷,称为“斡耳朵”。在大部分草原部落中,可汗斡耳朵的成员由他的亲属和各部落贵族所组成,并由他们来管理和领导斡耳朵。

 

然而,铁木真却根据个人能力和忠诚,而不是血统关系,将大约十二种职责分配给不同的追随者。作为他的个人助手,他给最早的两位追随者——博尔术和者勒篾——以最高的地位,在过去的十多年里,他们都表现得忠诚不贰。

 

铁木真可汗运用他杰出的才能,来评价一个人的才干,并且根据个人的能力而不是血统,来恰当地指派适当的任务。

 

首要的任命便是要选定可信赖的人充当厨师,其职责包括大量宰杀牲畜、切割肉食和搬移煮肉的大锅,铁木真认为这是他的第一防线,因为他担心发生类似他父亲那样被人下毒的情况。

 

其他的追随者则要成为弓箭手,并要有数人来掌管护卫牧群,因为它们常常被带到远离主营的地方放牧。他任命魁梧而又强壮的弟弟哈撒儿为勇士,护卫营地;任命异母兄弟别勒古台掌管大量后备的被阉割的牲畜,它们作为供骑用的动物,待在靠近主营的地方。

 

他还建立一支由一百五十名勇士所组成的精英护卫队:七十人白天当值,八十人夜晚当值,环卫在他的营帐周围,全天守卫。在铁木真的控制下,萌芽状态的蒙古部落行政机构,成了铁木真自己家族势力的延伸。

 

尽管铁木真在逐渐被承认为可汗,而且他在建立自己的行政机构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,但札木合仍然命令自己的部下,坚决地拒绝承认铁木真为全体蒙古氏族的可汗。

 

对札木合和贵显的白骨头世系来说,铁木真不过是个被黑骨头所极端崇拜的粗野暴发户而已,应该给他以教训,将他赶回原地。



札木合屠杀俘虏



1190年,就在铁木真被推举为汗刚刚一年之后,札木合的某个男性同族,在一场抢夺铁木真所部牲畜的袭击中被对方杀死,以此为借口,札木合召集部下,起兵攻打铁木真。双方各纠集了一支军队,或许双方人数都不过数百人,不过这一估计只是猜测而已。

 

在接下来的战斗中,札木合的军队在草原上击溃了铁木真的部队。为防止后者重新集结来反对他,札木合用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对战俘加以报复,这种手段在草原上是前所未闻的。



首先,他砍下了一位被俘首领的头,并将这个头颅系在自己的马尾上。淋淋鲜血玷污了头颅,玷污了身体最神圣的部分,亵渎了死者的灵魂;而将头颅系在马的最污秽的部位,则羞辱了被俘者的整个家族。

 

据说,札木合用七十口大锅来煮年轻的男性俘虏,这种处死方式是想摧毁他们的灵魂,从而完全消灭他们。因为对蒙古人而言,“七”是个代表不祥的数字,该情节提及的七十口大锅这个数字,可能有一点用夸饰之词以求引人注目的意思,但《秘史》清楚地表明,札木合确实做了锅煮战俘这件事。

 

在这场胜利之后,札木合确实使人们对自己的畏惧大增,但同时也极大地损害了自己的形象。札木合所表露的这种极不应当的残忍,进一步突显出旧贵族世系与底层世系之间的分化,旧贵族世系立于世袭权力基础之上,而受凌辱的底层世系则是建立在个人能力和忠诚的基础之上。

 

这一事件对铁木真而言是个决定性的转折点,他虽然输了这场战争,但却在蒙古人中获得了公众的支持和同情,蒙古人对札木合的残忍渐趋恐惧。铁木真的勇士们被击溃了,但他们将会逐渐集结起来,再度支持年轻的可汗。



看历史已登录腾讯新闻、天天快报、今日头条、网易、搜狐、Zaker、蜻蜓FM、荔枝FM、喜马拉雅FM、考拉FM各大客户端,日均阅读量已达98.5万次。


且读且评论。


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购买《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》↓↓↓


首页 - 看历史 的更多文章: